汗下后汗出而喘,均有用到石膏的机会

图片 1

图片 1

【出处】《本经》

●《伤寒论》白虎汤四大证——大热、大渴、大汗、脉洪大,自然是石膏的使用指征。除此之外,其他疾病,无论病属外感内伤,均有用到石膏的机会。

在民间,一到腊八,就正式进入了年关,进入了年关,人们便有磨豆腐的习俗。要说当今时代,豆腐这种食物已是寻常之物,没啥好独特的。但是在古时候,由于豆腐的制作并没有现代这么方便,而且在古时候,豆腐这种食物是在一些特殊的节日,或者是杀年猪以及过年了。

【拼音名】Shí Gāo

张锡纯认为,除收湿敛疮止血宜煅石膏外用之外,其他情况均应内服生石膏。医者不可误以为石膏性大寒而将其煅用。

在以前,对于豆腐的制作,基本上少不了石膏这样东西,当然也有一些地方用卤水,但是论口感,还是石膏豆腐更好。而且,更神奇的是,由于石膏也是一味良药,所以石膏豆腐的养生效果也更好。就连有时感冒咳嗽,这石膏豆腐都能发挥它的妙用。

【别名】细石、细理石(《别录》),软石膏(《本草衍义补遗》),寒水石(《纲目》),白虎(《药品化义》)。

大剂量应用由来已久

石膏究竟有什么用处呢?其实早在几千年前,石膏都有了药用经验,在《神农本草经》中记载,石膏“味辛微寒。主中风寒热,心下逆气惊喘,口干,苦焦,不能息,腹中坚痛,除邪鬼,产乳,金创”。不难看出,石膏的用处还真不少。

【来源】为硫酸盐类矿物石膏的矿石。一般于冬季采挖,挖出后,去净泥土及杂石。

石膏首载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长于清肺胃气分之大热,解肌透热之力强,生津而不燥,煅用还可敛疮生肌。大剂量石膏应用于中医临床,由来已久。汉代张仲景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中的白虎汤、白虎加人参汤、竹叶石膏汤、麻杏石甘汤、越婢汤、大青龙汤等方剂,均含有石膏,用量少则半斤,多至一斤。唐代《备急千金要方》治心热欲吐、吐不出、烦闷喘急、头痛之石膏汤,石膏用量为一斤。清代桐城医家余霖创清瘟败毒饮,大剂量石膏可用至180~240克。近代名医张锡纯对石膏有独特的认识,认为“无论内伤、外感用之皆效”,“即脏腑间蕴有实热,石膏皆能清之”,“临证40余年,重用生石膏治愈之证当以数千计。有治一证用数斤者,有治一证用至十余斤者,其人病愈之后,饮食有加,毫无寒胃之弊”。近代医家孔伯华不唯于外感方面运用石膏得心应手,且于杂病方面亦用当通神,根据患者病情轻重、年龄大小、性别男女等而定剂量,少时三五钱,多至半斤,甚至数斤煎煮代水饮用。建国之初,运用大剂量白虎汤治疗乙脑等,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疗效。

对于石膏的临床运用,早在张仲景时期,就有了很大的进展,比如用来调理“太阳伤寒,表解后,表有寒,里有热,渴欲饮水,脉浮滑而厥”的白虎汤;比如调理“心下有水,咳而上气,烦躁而喘,肺胀脉浮”的小青龙加石膏汤;比如调理“太阳中风,不汗出而烦躁”的大青龙汤;比如调理“太阳伤寒,汗下后汗出而喘,无大热”的麻杏石甘汤;比如调理“大病差后,气逆欲吐”的竹叶石膏汤。

【原形态】单斜晶系。晶体常作板状,集合体常呈致密粒状、纤维状或叶片状。颜色通常为白色,结晶体无色透明,当成分不纯时可呈现灰色、肉红色、蜜黄色或黑色等。条痕白色。透明至半透明。解理面呈玻璃光泽或珍珠状光泽,纤维状者呈绢丝光泽。片状解理显著。断口贝状至多片状。硬度1.5~2。比重2.3。具柔性和挠性。常产于海湾盐湖和内陆湖泊形成的沉积岩中。

性味考辨

张仲景用石膏,除了这些常用的经方之外,还有一些不太常用,但也不错的经方。比如调理“风水恶风,续自汗出”的越婢汤;比如调理“膈间支饮,其人喘满”的木防己汤;比如调理“咳而脉浮”的厚朴麻黄汤;比如调理“吐后渴欲得水而贪饮”的文蛤汤;比如调理“乳妇烦乱呕逆”的竹皮大丸。

【生境分布】产湖北、安徽、河南、山东、四川、湖南、广西、广东、云南、新疆等地。

历代本草和医家对于石膏药性的认识,有微寒、寒、大寒等不同,民间还广传“一两石膏犹胜一担凉水”。明辨石膏之药性,有助于更好地利用石膏。石膏最早见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被列为中品,性微寒。《本草纲目》亦载“气味辛微寒”。石膏大寒之说,首见于陶弘景之《名医别录》,云“甘,大寒,无毒”。后世部分医家受此影响,再加之仅见仲景用白虎汤之四大证(大热、大渴、大汗、脉洪大),不察其他用石膏方的情况(如《伤寒论》中治疗“无大热,口燥渴”之白虎加人参汤证、治疗虚热之竹叶人参汤证、《金匮要略·妇人产后病脉证治》治疗“妇人乳中虚,烦乱呕逆,安中益气”之竹皮大丸证等),故将石膏认为是大寒之品,遂沿袭成风,畏如虎狼之药。

对于石膏的运用,古今医家都有各自的看法,不过乾隆御医黄元御对于石膏也有独特的看法,在他看来,石膏“味辛,气寒。入手太阴肺、足阳明胃经。清金而止燥渴,泻热而除烦躁”,虽然寥寥数语,但却勾勒了石膏的最主要的妙用,归纳起来主要是清肺、润燥、止渴、泻热、除烦五大妙用。

【性状】为长块状或不规则形纤维状的结晶集合体,大小不-。全体白色至灰白色。大块者上下二面平坦,无光泽及纹理。体重质松,易分成小块,纵断面具纤维状纹理,并有绢丝样光泽。无臭,味淡。以块大色白、质松、纤维状、无杂石者为佳。烧之,染火焰为淡红黄色,能熔成白色磁状的碱性小球。烧至120℃时失去部分结晶水即成白色粉末状或块状的煅石膏。

张锡纯为解除人们对石膏的疑虑,说明其性“易驯”,援引《神农本草经》之说,谓非大寒之物,“宜于产乳”,《金匮要略》载有竹皮大丸,可知其功用纯良,并无黄连黄柏诸清热药大寒伤中之弊。“诸药之退热,以寒胜也;而石膏之退热,逐热外出也。”

黄元御指出,石膏具有辛凉的特性,“最清心肺而除烦躁,泻郁热而止燥渴”,虽然功效就这五大类,但是适用范围却很广泛,对于石膏的临床运用,黄氏认为,石膏可以“疗热狂,治火嗽,止烦喘,消燥渴,收热汗,消热痰,住鼻衄,除牙痛,调口疮,理咽痛,通乳汁,平乳痈,解火灼,疗金疮”等。不过石膏大寒,也有一些情况不能使用,这点黄元御也很清楚,他认为“甚寒脾胃,中脘阳虚者勿服”。对于石膏的用法,黄氏主张一般多以生用为主,用时将石膏研细,用绵裹住,如果是虚热之证,可以用煅石膏。

【化学成份】

用药指征

对于石膏这种中药来说,生用和煅用的功效是不一样的。一般来说,生用的话,主要是解肌清热、除烦止渴,而煅用的话,主要是生肌敛疮。当然,石膏的用途其实十分广泛,除了能制作豆腐,能够入药,还有一些其他用途,比如用于水泥缓凝剂、石膏建筑制品、模型制作、医用食品添加剂、硫酸生产、纸张填料、油漆填料等。可以说,石膏这种东西,看似平淡无奇,实则妙不可言。

主要成分为含水硫酸钙。其中CaO为32.5%、SO2为46.6%、H2O为20.9%,此外常有粘土、砂粒、有机物、硫化物等杂质混入。据北京医学院分析,除硫酸钙外,尚夹杂微量的Fe++及Mg++。

《伤寒论》白虎汤四大证——大热、大渴、大汗、脉洪大,自然是石膏的使用指征。除此之外,其他疾病,无论病属外感内伤,均有用到石膏的机会。张锡纯认为,外感实热者服之,能使内蕴之热息息自毛孔透出。在临床上,不管是什么病证,只要有“火热炽盛”的病机,张锡纯都以生石膏为主来进行治疗,每能对许多疑难杂病获得奇效。

煅石膏为无水硫酸钙(CaSO4)。

南京中医药大学黄煌教授对于石膏适合什么情况下的大汗、大渴、脉洪大,做了详细说明:大汗:特点一是量多,常常汗出湿衣,或者反复出汗;二是身体伴有热感,患者不恶寒反恶热。大渴:舌苔干燥缺乏津液,或如砂皮,或干焦,欲饮水数升。脉洪大:脉或滑数,甚至数疾;或浮大,轻取即得;或如洪水汹涌有气势;如果脉微细,就不适宜了。

【炮制】

孔伯华总结张仲景用石膏,认为是从烦躁、渴、喘、呕吐四处着眼。烦躁用石膏者,如小青龙加石膏、大青龙汤、白虎加人参汤、竹皮大丸,盖阴气偏少,阳气暴胜,其暴胜之阳,或聚于胃,或犯于心,烦躁乃生,石膏能化暴胜之阳,能解在胃之聚,故烦躁得治;渴用石膏的如白虎汤、白虎加人参汤,盖温热之邪化火伤津,津液不能上潮则口渴,石膏能泻火润燥,故渴得治;喘而用石膏的如越婢加半夏汤(肺胀而喘)、小青龙汤加石膏(烦躁而喘)、木防己汤(其人喘满)、麻杏石甘汤(汗出而喘),盖此四证之喘,皆为热在于中气则被迫于上,用石膏化在中之热,气自得下而喘自治矣;吐用石膏者,如竹叶石膏汤、竹皮大丸,盖此二证之呕吐,是因热致虚、因虚气逆所致,用石膏热解气自平,呕逆亦遂自止也。

生石膏:去净杂石,洗净泥土,打碎成小块。煅石膏:取净石膏块,置坩埚内,在无烟炉火中煅至酥松状,取出,放凉,碾碎。

孔伯华用石膏的体会是:石膏一药,遇热证即放胆用之,起死回生,功同金液。能收意外之效,绝无偾事之虞,若用之鲜少,则难奏其功,俗流煅用则多流弊。

①《雷公炮炙论》:凡使石膏,须石臼中捣成粉,罗过,生甘草水飞过,澄,晒,研用。

使用注意及禁忌

②《纲目》:石膏,古法惟打碎如豆大,绢包入汤煮之,近人因其寒,火煅过用,或糖拌炒过,则不妨脾胃。

石膏大剂量(30克以上)用于清热止渴止汗,多配伍知母;小剂量(15~20克)用于配伍麻黄以平喘。张锡纯认为除收湿敛疮止血宜煅石膏外用之外,其他情况均应内服使用生石膏。医者不可误以为石膏性大寒而将其煅用。张锡纯力倡用生石膏的同时,屡次阐明煅石膏之弊端。“以石膏寒凉之中,原兼辛散,煅之则辛散之力变为收敛,服之转可增病。”张锡纯用石膏一大指征就是根据大便情况:“若大便不实者宜少用,若泻者石膏可不用,待其泻止便实仍有余热者,石膏仍可再用。”